荷兰出了个“特朗普”?

2023-11-27 16:08:44 - 上观新闻

转自:环球人物

荷兰国内不无担忧。作者:刘潇‍荷兰人又惊了。4个月前,执政13年的首相吕特辞职,荷兰人吃了一惊。如今,提前举行的议会二院(众议院)选举,极右翼政党自由党拿到超过1/5议席,成为第一大党,获得了组阁权。有“荷兰特朗普”之称的党魁基尔特•维尔德斯,有可能成为荷兰首相。荷兰乃至欧洲媒体都吃惊地称,自由党胜选是“欧洲政坛最大的政治动荡之一”。而最感到心惊的可能是涌入荷兰的大量无证移民,因为自由党的主张是关闭边境、驱逐非法移民。

荷兰出了个“特朗普”?

翘着二郎腿拉票

荷兰出了个“特朗普”?

即便并非被所有人看好,“荷兰特朗普”维尔德斯一直很自信。11月15日,就在选前一周,维尔德斯接受了荷兰最大媒体之一的《荷兰人民报》专访。通常,政客们在此时都会展现亲民形象,维尔德斯却拍了一张翘着二郎腿的照片“拉票”。他一身深灰色西装,系着银灰色领带,双臂交叉抱在胸前,表情似笑非笑,坐在一张钢椅上,四周空荡荡的,铁灰色的墙壁在他背后形成一个硬邦邦的倒V字夹角,地毯也是灰色的。画面中唯一的暖色是他的一头金发。他为什么要用这样一张冷冰冰的照片来争取选民?因为在移民问题上的“冷面无情”就是他要向选民传递的信息。自由党得以胜出,很大程度上与目前荷兰国内移民形势有关。拥有1800万人口的荷兰,是欧洲移民政策最严格的国家之一。但仍有大量无证移民向荷兰寻求庇护。据路透社报道,荷兰去年接到超过4.6万份庇护申请,较2021年增加1/3,预计今年的申请可能会在7万份以上,已经超过了2015年欧洲难民危机时的最高水平。大量移民涌入带来的住房紧缺等问题,给荷兰政府造成很大压力。今年以来,吕特一直在联合政府内部磋商,希望减少难民入境。但在“碎片化党派”联合执政下,各方利益立场很难一致,吕特的磋商努力没有成功,反导致了联合政府解散,他自己辞职。选战打响,辞去欧盟委员会执行副主席职务的荷兰工党领导人蒂默曼斯被看好。工党与绿党组成左翼联盟,蒂默曼斯呼声一路上涨。然而,面对不断涌入的难民,不少选民最终选择了立场强硬的维尔德斯。11月20日,维尔德斯在个人社交账号上转发了一段视频,内容是难民乘坐邮轮到达欧洲。他写道:“看看这些人,在邮轮上大吃大喝,然后到达我们的国家。这些条件我们自己的国民,包括很多老人、孩子,都没机会享用。”这条煽情的帖子引来大量荷兰民众的跟帖点赞。

荷兰出了个“特朗普”?

哭墙与“追杀令”维尔德斯率自由党胜选后,以色列外交部部长科亨在个人社交账号上向他表示祝贺,并配上了他戴着基帕(犹太男性佩戴的小圆帽),站在哭墙(耶路撒冷犹太教圣迹)前祷告的照片。

荷兰出了个“特朗普”?

维尔德斯不是犹太人,却很受以色列欢迎。年轻时,维尔德斯曾在以色列的基布兹生活了两年。在过去的20多年中,他又访问以色列40多次。他曾说,自己去过不少中东国家,只有到了以色列的本-古里安国际机场,才有那种“情同手足的感觉”。荷兰媒体称,美国众多亲以团体和个人在财务上支持自由党。而维尔德斯也在节目中说过“我们全都是以色列人”之类的话。另一方面,维尔德斯和伊斯兰世界的关系则相当糟糕。早在2008年,他就制作发布过一部短片《宗派分裂》,片中将恐怖主义与特定宗教信仰联系起来,引发了穆斯林广泛抗议。2009年,维尔德斯带着这部短片展开“世界之旅”,向各国官员及社会团体播放。当年2月,他受美国共和党一名参议员邀请,到美国国会大厦播放了这部短片。当时他还计划去英国伦敦放映此片。就在行前两日,英国政府禁止他入境,称他为“不受欢迎者”。他没有理会,直闯伦敦希斯罗机场,结果被扣留,遭遣返。他大骂英国时任首相布朗为“欧洲最大的懦夫”,说自己“还会再来”。

荷兰出了个“特朗普”?

荷兰出了个“特朗普”?

11月22日大选揭晓后,维尔德斯发布了自己兴高采烈的视频。很快,不少穆斯林网民发布了拖着行李箱打算“立即回国”的视频。后者又引起了维尔德斯支持者的嘲讽:“得了吧,你们怎么舍得荷兰优越的条件?”荷兰媒体称,维尔德斯继承了富图恩的政治遗产。富图恩是荷兰首位对移民问题提出批评,并将矛头指向穆斯林的政客,2002年,他领导的政党在荷兰鹿特丹议会选举中,获得了超过1/3的选票。富图恩于2002年遇刺。他的死反而刺激了右翼势力的发展。2004年,他被列为“最伟大的荷兰人”榜单首位。立场同样激进的维尔德斯,早在2007年就被视为“荷兰遭人身安全威胁最多的政客”。当年,有人向他发出超过100封恐吓电子邮件。警方还曾抓到两名激进分子,并指控他们计划杀害维尔德斯。甚至“基地”组织也发出过要维尔德斯性命的威胁。很长时间里,维尔德斯受警方严密保护。出于安全考虑,他和妻子每星期只见面一次。这次胜选后,维尔德斯据称又收到死亡威胁。对此,他一笑了之:“他们号称用多种残忍方式杀死我,但我现在还活得好好的啊!”不过,有分析人士担忧,维尔德斯和以色列过于亲近,和伊斯兰世界关系又过于紧张,如果他真的执政,是否会对荷兰的中东外交带来麻烦?

荷兰出了个“特朗普”?

荷兰出了个“特朗普”?

组阁还有一段路

自由党胜选,荷兰国内不无担忧。

作为荷兰政坛“常青树”,吕特今年7月宣布辞职的同时,也决定在新一届政府成立后退出政坛。在荷兰政坛党派林立、政治日益碎片化的情况下,吕特是维持政治稳定的基石。吕特下台,意味着荷兰进入了“混乱时代”。

虽然胜选,维尔德斯还得面对荷兰一个政治传统的考验——漫长而痛苦的组阁。除了选择执政联盟合作伙伴,各党派之间的组阁谈判也旷日持久。据悉,自1946年以来,荷兰组阁平均耗时94天。2017年大选后,吕特创纪录地耗时225天才完成组阁,而2021年大选后他又刷新了4年前的纪录,耗时271天才完成组阁。

英国《金融时报》称,无论谁赢得选举,都需要至少3个政党来联合执政,这可能会使组建政府的谈判延长数月,而吕特将继续担任看守政府首相。路透社也认为,在四分五裂的荷兰政治格局中,建立执政联盟通常需要数月时间,这一次可能也不例外。

然而,维尔德斯自带话题,围绕他和他的党,争吵不会少。除了在移民问题上的保守立场外,他还反对荷兰留在欧盟,主张大幅减少对欧盟的支出,阻止任何新成员国加入欧盟。竞选期间,他还曾向选民承诺,将就退出欧盟举行具有约束力的公投。

如果说,难民政策的调整尚有减轻荷兰政府压力、纾解民间不满情绪的作用,那么维尔德斯的反欧盟立场,则会对荷兰跨国企业带来不利影响。

荷兰一家知名的半导体设备制造商针对大选结果,呼吁组建一个“可靠的政府”。公司发言人表示,持续的长期政策对于确保科技行业稳定的商业环境至关重要。飞利浦公司则表示,不赞同维尔德斯的移民政策。

如今,维尔德斯所带领的政党,虽然已经胜选,但离他成功组阁、出任首相还有一段路要走,并且有可能走得漫长而痛苦。他是调整政策、争取更多支持,还是剑走偏锋,继续放大激进主张?外界拭目以待。

今日热搜